上市银行高管离职统计:15位副行长转战沙场[视频]

作者:admin , 分类:注册送38元体验金 , 浏览:561 , 评论:0

元宝365总裁何锦心曾任中国建设银行江西某分行副行长,中国建设银行江西总审计室处长;原农行广东省分行副行长、原广州银行副行长李怡新辞职,创立了P2P平台融资易。

除陆金所外,多家P2P平台也有众多银行人才加盟。玖富创始人及CEO孙雷、执行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磊、首席市场官王志成均曾在民生银行任职,副总裁兼首席人力官张冬成此前曾在工商银行工作十多年。

新任陆金所常务副总经理的陈伟原为平安银行的执行董事、副行长,在银行业有30多年的经验;副总经理的黄文雄历任兴业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十余年;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曾任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20年。

除了叶朋来自阿里之外,陆金所数位新任高管均来自传统的银行业。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来自银监会业务创新监管部的副主任杨晓军,至陆金所任副董事长。

去向三:较大的P2P平台。据网贷之家统计,截止2015年7月底,我国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有2136家。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重要组成部分,一些较大的P2P平台也成为银行高管的选择。

8月5日,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的离职,无非是为今年以来银行高管频繁变动增加了一个注脚。而在此前,华夏银行亦有多个独立董事、外部监事以及职工监事辞职,无疑成了重灾区据知情人士透露原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辞职后出任高级研究员一职或只是过渡,其最终将加入苏宁云商,参与筹建苏宁银行。

王永利于1989年加入中国银行,自2006年起出任中行副行长,期间于2009年开始负责中行IT蓝图计划。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王永利与中行行长一职失之交臂,导火索就在于他遭情人举报,指他背叛感情,有多个女友,违反党纪。

去向二:布局互联网金融的大企业 随着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曾经的行业泰斗也纷纷下海,试水互联网金融。近日中国银行前副行长、资深研究员王永利加盟乐视并成为主管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副总裁。王永利并非第一位选择“华丽转身”投奔互联网金融的金融业大佬,但却是最高级别的。

微众银行行长曹彤之前担任的是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与其他银行跳槽的高管不同,曹彤有着兼具股份制银行、政策性银行和监管部门的丰富工作经历。

微众银行至少有八位高管来自传统银行业,其董事长顾敏来自传统金融行业中的保险业,曾任职中国平安集团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

温州民商银行亦是如此,该行行长侯念东此前曾担任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温州分行行长一职。

三、从乙方到甲方 投身互联网金融。多数高管离职后投身互联网金融和新型民营银行。去向一:民营银行 金城银行高管架构也已经成型。原建设银行天津分行行长高德高担任董事长,行长由原中信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吴小平担任,监事长为杨光启。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金融与民营银行的加速崛起,在其招聘过程中,对银行背景十分看重,大部分互金企业不惜重金挖角传统银行,甚至可以获得一定数量股权或期权。

4.限薪令成催化剂:2013年度,建行董事长王洪章薪酬为214.58万元、工行董事长姜建清199.56万元、中行田国立135.82万元(2013年5月上任)、农行蒋超良113.36万元。执行限薪令后,最高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如果按2013年的水平,则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3.原中国农业银行广东分行副行长、原广州银行副行长,融资易董事长李怡新表示“银行面临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工作压力攀升,而收入却在缩水,在传统银行干久了,受体制影响,活力不足,到新行业也许遇好机会。”

2.两个考核指标让银行人员压力大,第一个是存款的考核任务,第二个就是不良贷款的情况。银行的考核标准本身并不是一直加码,但因为市场情况发生变化,完成的难度大大提高,所以收入下降就成了无奈的现实。

二、盘点银行人士离职的原因。除年龄及工作调动外,根据业内人士表露主要有:1.银行职位遭遇天花板,难以上升,国有银行自身的氛围导致内耗严重,自由度低,所以选择辞职。

其余26名,大都是因为个人原因和工作调动。比较特殊的是兴业银行董事蔡培熙,辞职原因是原推荐股东不再持有本公司股份。

一、今年已有35位银行董监高离职。截至8月17日,根据上市银行发布的公告统计,今年以来,已有35位银行的“董监高”辞职,涉及岗位从行长、副行长到风控总监、首席信息官等。

10月8日,宁波银行副行长洪立峰因工作原因离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这是今年以来,第15位离职的上市银行副行长。仅统计副行长以上级别的高管,目前已有20位上市银行高管离职。

如此密集的高管人事变动,在银行发展史上并不多见。除了因传统金融机构系统内调动外,经营环境今非昔比,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崛起,降薪令,金融反腐等因素,均不同程度地加剧了这一流动速度。

副行长们离职导致的空缺职位有多少?各家高管架构不一,外界难以统计。值得关注的是,数家银行出现了行长悬空的尴尬现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16家上市银行中,仅副行长以上级别辞职的高管已达20人,离职岗位包括副董事长、行长和副行长,其中行长3人,分别是建设银行张建国、民生银行毛晓峰和浦发银行朱玉辰。

从涉及范围看,除农行、光大、中信、北京和南京银行外,其余10家上市银行均涉及前述岗位的高管离职,其中有两位副行长辞职的银行有6家,分别是中行、建行、交行、兴业、华夏和平安。从银行类型看,股份行共离职11人,超过统计人数的一半,其次为国有银行,共9人。

在以上统计的高管中,离职原因主要包括年龄、身体、工作调动和个人原因四大类。其中,10名高管为工作调动或变动,占统计高管人数的一半。因已达退休年龄而申请辞职的高管共4人,占五分之一。这批离职高管中,平均年龄54.5岁,多位来自股份行的高管低于50岁,包括兴业银行原副行长林章毅44岁,华夏银行原副行长黄金老43岁,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43岁。

行长们的去向,目前大多围绕在传统金融系统内。

如,中行原副行长祝树民出任农发行行长,原副行长岳毅加盟中银香港,担任副董事长、执行董事、总裁;浦发银行原副行长商洪波担任国泰君安监事会主席;交行原副行长朱洪波空降光大集团任党委副书记,原副行长陈德康传闻出任工行监事长;兴业银行原副行长林章毅调任福建省农村联合社副主任。平安银行副行长叶望春因个人原因离职后,担任平安银行顾问。

和往年有所不同,迅速崛起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成为行长们的新选项。但从公开披露的信息看,已真正投身互联网金融的上市银行副行长仅占少数。

比如,刚出任苏宁副总裁的原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此前的2月份,陈德康从兴业银行副行长职位退休,出任民营性质的微众银行监事。1月初,平安银行原副行长陈伟因个人原因离职,加盟陆金所担任常务副总。

传统金融高管“下海”,转型难度或许比想象中大。原中信银行副行长曹彤转战微众银行后,这位首任互联网银行行长任职未满一年,又移步金融资产交易市场。有业内人士猜测,出身传统银行,曹彤的经营理念,与股东腾讯的互联网文化可能难以较好契合,这成为他任期提前结束的重要原因之一。

行长们出走的另一大原因,市场猜想与降薪改革密切相关。今年1月1日起,《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正式实施。从中报上看,多家银行的高管薪酬有所降低。不过,银行业内人士认为,除绩效考核制度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高管们寻求突破传统银行的体制困局。

银行业被普遍认为,黄金时代已逝。近年来,盈利增速下滑,而风险加速暴露。银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已经达到1.09万亿元,比去年底增加249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5%,比去年底上升0.25个百分点。

此外,金融领域的反腐行动,也成为这轮上市银行行长离职潮的新特征。

1月底,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突然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民生银行随后公告称,其因个人原因离职。而华夏银行5月4日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共北京市纪委立案决定书》,中共北京市纪委对该行副行长王耀庭的违纪问题予以立案。

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于1月底离职后,由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代任行长职责。行长一职至今空缺超过10个月。

现有的高管团队中,民生银行副行长仅邢本秀一人,并未分管具体银行业务。董文标执掌的时代,民生银行多年维持着至少3位副行长的高管架构。以此来看,民生银行至少还有两个副行长职位空缺。

近期,微众银行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离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行长一职拟由监事长李南青接任,但其任职还在走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监管层等相关程序。

注册送18元体验金